我滲著陽光緩緩地栽植記憶,那紙,藏糙泛綠,是我喜歡的再生紙,略略地飄起一陣細微的青草香,風漫進來時,遂揚起飛散,在浮漫著零星光點的空間裡,舒緩地呼吸著。那聲音輕細,像是行走在夜裡,小心翼翼的步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片段飛散的記憶種子遂蔓生成一座蓊鬱草原。偶爾我自遠處回來,穿過長長的迴廊,沿著透進的陽光行進,就可聞到思念泛綠的氣息。這時候,只需推開窗戶,就可以瞧見那綠得如你慣穿的衣衫色彩的草原了。下雨時,水漫過草原往遠方的晴空奔去,我站在窗前,一點一點地描繪那浮昇的翠綠,想像化湖的草原,游過晶亮的小魚。天晴時,則攜著圖鑑,細細地對照著,慢慢地在心裡記憶這些美麗植物的名字,用心地寫在紙上,晾在廊道上你繫著的麻繩。

         後來你總在天晴時回來,偶爾攜幾株嬌弱的植物予我,總愛抓起 紅色的土,擦拭著我的手,那溫暖遂沿著眼角的微笑細紋慢慢地攀緣著我的臉龐。日正當午呢,汗珠子滴滴落下,混進了土裡。我注意到你瘦削的雙手,泛褐的膚色,輕柔地栽著植物,像是栽種著一個細小的夢,需要生命專注地呵護著。我想起夜裡你在房裡和著燈光栽植文字的模樣,輕柔的,偶爾淡淡地聽著音樂,身軀輕靠椅背,沉緩地吐出聲音,我豎直耳朵聽(你總愛說這樣子的我像一隻小動物),聲音劃破空間,飄綴著音符,一片片地淹沒坐在小凳子上看書的我,那景色,就像是漲風時,草原上植物翻飛的遼闊。


        我們總在不同的時間內各自到遠處閒晃。偶爾我想起甚麼,遂拿起背包,穿上鞋子,朝著草原上打盹的你說我走囉。步伐輕盈地穿過狹長的迴廊,雙手頑皮地拂過晾著的卡紙,衣服或是夢,踩著微笑閒晃到遠處,看場電影,是跑了去尋書或是閒閒地坐在公園看樹開滿春天的歡愉,那綠,就像你愛著的顏色,風中隱隱透著新鮮的氣味,宛如清晨醒來時,草原上點綴的露水,舒服一如你栽種的植物或夢。偶爾你跑了去遠方,微笑地說我走囉,我點點頭,攤開了再生紙,拿起筆,把文字都栽進紙裡,趿著鞋跑到你繫的麻繩,挑了個喜歡的木製夾子,晾在陽光充盈的記憶裡。


         回來時,它們遂自顧自地長成一座青青草原,我們跑到麻繩下張望,原來文字都飛成蒲公英的種子,隨著風飄浮玩耍,趁我們閒晃當兒,長成了植物,在陽光下綠綠地笑著。我們賴在草原上,閒閒地睡著了,夢裡彷彿瞧見了天使乘著文字的翅膀,穿越喧囂的紛擾,挨著我們,輕巧地墜入夢鄉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