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必如是

        那時候,學校仍盤踞著一林林的樹,蓊鬱,像守護神一般,靜穆地懷抱著童年。
我們常在樹下遊戲,頑皮時,遂爬樹遠眺沉靜的山巒起伏的草原。一樹一樹,晾著攀
爬的親暱。(我原以為,可以這樣到永遠,在驚慌的洪荒裡,仍有一樹,等我歸來。)

        那時候我們怎麼喊這喧鬧的蟲兒呢?我記得是知了。唸起來多像是輕巧的鳥兒。
知了知了。為什麼叫知了?知了知了。你知了甚麼?我們常在那個靠籬笆的大樹下找
尋死去的痕跡。小小的知了,放在手掌中,沉甸甸的死亡,我們如此稚嫩,何曾知曉
生之掙扎死之悽烈?

  那時候的樹,我是熟悉的。長在校園的哪個角落,獨特的樹形與葉片,曾清楚地
烙在眼裡,長成生命裡永難滅的眷戀。我原以為可以這樣挽著走向未來,我原以為這
樣即為永遠了,如我血液裡奔流的鄉愁,一樹一樹,終成林。那知了攀著樹,知了知
了,細細地叫著,知了知了,我們知了甚麼?蹲在樹陰下瞧著知了僵硬死去的我們,
知了知了,知了甚麼?或生或死,知了甚麼?我只記得,撿起牠們的小小笑臉,記憶
就逕自停格了。

        後來,也就沒了知了。在未曾知了某些事物以前,我就得永遠揮手告別了。因為
,以為可以到永遠的,在悽烈的伐木聲裡,倒下了。我跑前去,瞧著那一塊塊的樹骸
,汨汨地留著赭紅的汁液,似血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我的朋友躺在痛楚裡,悽烈地淌
血,我曾爬過牠的年華,我曾枕在牠的枝椏上,閒閒地看遠山看草原。可是,我又能
怎麼樣呢?

         一樹一樹逐漸倒下。校園越發陌生。曾經我熟悉的,早已換上了水泥。

  還有甚麼是我可以挽住的?沒了樹,知了何處去?我不知道牠們逃往何處。我只
曉得,再也沒有知了了。童年似乎沉靜許多,走在寂寥的校園裡,莫名有種落寂,彷
彿朋友離開後的空洞,無樹可爬,無知了可撿。

  離開學校多年以後,再回去,我獨自走在往事的長廊上。一步一心疼。有些事物,
消散以後,永不復返了。知了知了,我知了甚麼?知了知了,我失去了甚麼?曾經我
以為可以永遠的,都到哪兒去了?曾經我以為,等待我歸來的大樹,都到哪兒去了?
生之掙扎死之慘烈,知了知了,終於知了。然而,何必如是?(我原以為,可以這樣到
永遠,在驚慌的洪荒裡,仍有一樹,等 我 歸 來 。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